当前位置:
首页
> 要闻动态 > 专题专栏 >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

微党史|花烛夜出征——张佛生新婚之夜阻击敌人

发布日期: 2021- 08- 30 11: 31 浏览次数:

花烛夜出征——张佛生新婚之夜阻击敌人

1930年农历二月十五日是乐安传统花朝节,大金竹村张佛生选择这个吉祥日成婚。春光明媚,鸟语花香,一串串鞭炮声回荡在大金竹吊石村上空。掌灯时分,新郎张佛生、新娘谭九桂随着欢快的唢呐声,羞答答地进入洞房,众人齐喝彩,闹新房的气氛十分热闹。夜深人静,宾客散去,突然有地下交通员从门缝里塞进一张写着“木寸刍心”的纸条。只读过两年私塾的张佛生对这张既无称呼,又无落款的纸条,琢磨许久,百思不解。新娘提醒他“单字不行,合并想想”。受新娘启发,他把“木寸”二字合成“村”字,“刍心”二字合成“急”,猜出了大概的意思——村苏维埃政府有紧急敌情。

“白狗子又进山了。”他赶紧把灯吹灭,带着新娘躲到山上去,尔后独自返回村里,来到村苏维埃政府,得知永丰县南坑反动派今晚将进犯大金竹村。此时,驻在村里的乐安县游击大队已赴宁都、宜黄交界地区打土豪去了,远水救不了近火,村里只好传纸条请足智多谋的张佛生来商量对策。

↑乐安金竹民居

张佛生问:“敌人有多少人?”“大概五六十人。”交通员回答。张佛生问村干部:“你们准备怎么办?”多数人主张坚壁清野,男女老少往山上逃。“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,他们抓不到人就烧房子。”张佛生说:“这样,为保险起见,通知乡亲们上山避一避。”他眉头紧锁,沉思良久,忽然想起游击大队有5支破烂的“汉阳造”和40多发“水子”(打不响的子弹)放在小金竹村修理。他提议:“我先去一趟小金竹,回来再商量。”

后半夜,张佛生从小金竹带来十多名暴动队员,有的背上修好的“汉阳造”,有的背了鸟铳,有的拿了砍山刀。此时,大金竹村的农会会员也手持梭镖、马刀、鸟铳等武器赶来。张佛生最感兴趣的是两把又粗又长的“过山龙”刀和一支生了铜锈的军号。

正当大家紧张地磨刀、装硝备战时,张佛生却鼓捣起那把军号,试了试,高兴地说:“使得,使得。”

村干部没打过仗,群龙无首,由谁来指挥?有人提议:“今天是佛生归亲(结婚)的良辰吉日,由新郎官指挥,准能打胜仗。”

张佛生义不容辞地担负起指挥责任,把阻敌进村的想法说了一遍,对各位队员作了简单的分工后,风趣地说:“赶跑了敌人,我还要入洞房呢!”

张佛生率领队员埋伏于杨梅垄隘口,凭借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,先发制人。拂晓时分,敌人摸索着进入隘口。张佛生一声令下“打!”队员们虚张声势地喊着:“冲啊!杀啊!”霎时,枪声、铳声、军号声、喊杀声响成一片。进犯之敌以为遇上红军或游击大队,“乒乒乓乓”放了几枪,纷纷夺路而逃。

张佛生机智退敌后,并未回家陪新娘,而是带头在杨梅垄一直坚守到天亮,以防敌人杀回马枪。次日早晨,张佛生又接到一封告急信,匆匆忙忙地背着军号奔赴新的战场,此后,一直没有回来。张佛生花烛之夜与新娘的离别竟成了永别。

来源: 中共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